金瓶梅:韩道国拐财远遁,汤来保欺主背恩

更新时间:2019-03-03

语易初读《金瓶梅》第178篇 缘起自西门庆去世后,西门大院就开端弥漫着一股股的破败气息。比喻:李娇儿嫁给了张二官,何千户避而远之不再上门,李桂姐早已另觅新欢。“势败奴欺主,时衰鬼弄人”,西门庆看似管理有序、用人切当,实则漏洞百出、毫无章法。当初,外出洽购的韩道国跟来顾全然不守本分,一个决定了拐财远遁,一个取舍了欺主背恩。韩道国和来保带着四千两银子达到扬州后,并未急于洽购布匹,而是整日寻花问柳,直到初冬萧瑟之时才开始举措。苗青为回报西门庆救命之恩,不仅尽力招待他们,还帮西门庆找了一个名为楚云的姑娘,怎奈她却一病不起。正月初十,院中的王玉枝和林彩虹姊妹在码头为他们饯行,而此时的西门庆已病入膏肓。此外,在宴请盐客王海峰、客商汪东桥和钱晴川等人时,醉醺醺的胡秀因不忿韩道国责骂,竟把西门庆包养王六儿之事抖露出来。胡秀原本是韩道国每天花五分银子请的短工,他之所以敢于口无遮拦,并非是因喝醉了酒,而是他曾亲眼目睹了西门庆和王六儿的破事。

背离到达临清码头时,韩道国遇见了正顺河而下的街坊严四郎。他隔船相望,举手说道:“韩西桥,你家老爹从正月间没了。”恰正值豫鲁大旱,各处商贩以“每匹布帛加三成本”收购。于是,韩道国就瞒着来保,趁机转卖了一千两布货,随后就同王汉直奔清河县。来保和胡秀还傻乎乎地等着他们带回西门庆的书信,好找钱老爹少纳关税。三月初八,韩道国进城后,又碰到戴孝的张安正推着车辆赶往坟地送食物。此时的韩道国打定了主意,先回家找王六儿切磋再做打算。夫妻俩嘘寒问暖后,即时通报了各自的动态。韩道国不仅带回良多衣裳细软跟一百两梯己,更有一千两公款。王六儿对西门庆暴毙身亡,丝毫不半点悲伤,加之对吴月娘怀恨已久,故再三驳斥了韩道国的种种想法。三月初九,韩道国把狮子街的房子交给韩二照管后,便同王六儿雇了二十辆车,赶往东京投靠女儿韩爱姐,王汉和两个丫头也一路同行。

欺骗同一天,吴月娘正带着孝哥等人给西门庆上坟。当张安告知韩道国已于昨天回来时,吴月娘才意识到出了岔子。吴月娘吩咐陈敬济打探虚实,却被韩二轻易地打发了。当陈敬济来到临清码头时,来保才获悉韩道国早已拐财远遁。来保故意把陈敬济拉到歌楼狂欢,他则偷偷地卸了八百两的货物,暂存到店家,欲占为己有。陈敬济从头到尾也未发现其中有诈,仅剩一半的货物在新河口装车后,被卸到了大院的东厢房。事后,来保把罪行全部推给了韩道国——“说他先卖了二千两银子来家”。吴月娘让来保找韩道国,却被以不能去招惹太师府为由拒绝。原来,来保五岁的儿子僧宝已同王六儿的四岁侄女定了娃娃亲。待陈敬济发卖货物时,买主们却都不约而同地谢绝,来保又擅作主张把货物卖了二千余两。来保动摇地不要赏金,是因他看上了吴月娘,而吴月娘对来保的骚扰却“一声儿没语言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