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食人鸟?铁算盘

更新时间:2019-10-06

  男子左手一边拉着女子的右手带着众人向着东边狂奔,一边对身边的女子道:“阿雅,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少主,过会儿如果他们追上来,由我挡住他们,你带着少主先走。无论如何也要保全少主,千万不能让少主落入他们手中。”

  女子神色凄然道:“锋哥,为什么我们的命这么苦?可怜我们的香儿,才刚满周岁就要夭折。”用手抹了下眼泪,怒视着男子道: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非常狠你,恨你问什么这么狠心将自己的亲骨肉让人宰割?为什么我的骨肉要成为别人的替罪羊?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?”

  男子也是一脸痛心,看着女子道:“是我害了你,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会卷入到这场战争中来。”

  女子看着他哭声责问道:“是的,都怪你,要不是你这么狠心,冷血,我现在抱着的就是我的香儿了。”说完又痛哭失声,哽咽起来。后面跟着的人倒是面无表情。正在这时,后面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:“看你们往哪里跑?放下武器,留下那个婴儿乖乖跟我们走,或许还有命在。否则,格杀勿论。”男子回头看时,大约有二十几黑影在后面急速追来,竟然都是腾空而来。

  男子冷声道:“我到要看看今天是谁先死?”说着转头对那女子低声道:“阿雅,你带几人赶快走,我留下挡住他们。”

  女子看着他冷声道:“不用你多说,我心里有数。”冲出去两步,又跑回来在男子唇上吻了一下,脸上变回温柔之色,哭泣道:“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先引开他们再说,他们人多不要硬拼。我在光羽城等你。”

  男子微笑道:“你也要保护好自己,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,天下间能杀我之人太少了。”又搂着她的腰回吻一下,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才推开她,急声道:“快走,慢则不及。”女子不再迟疑,又吻了一下男子,带着十几个人快速向前冲去。就只有男子带着二十几个人竟然停下来看着后方,一副视死如归之态。他们的眼中没有惧怕之色,有的只是噬血的表情。

  不多时,黑影越来越清晰,黑影的数目右有二十几个变到四十几个。来到眼前,黑衣男子对着周围的三十几人道:“兄弟们,即使死也要拉上垫背的,杀!”他率先冲过去,对着刚落地的几人眨眼间就狂劈了五剑,有一人反映慢了一步,就被他一剑割断喉咙。其余二十几人也和男子一方之人大战在一起。由于现在男子一方人数略占优势。所以,这些人反而被压制住了,立刻又有两人死于剑下。

  正在这时,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又道:“冷天锋,休要猖狂,让我来会一会你。”声音由远及近,话音刚落,人已经到了冷天锋面前。只见此人长得英俊,只是眼神有些阴柔。很难相信刚才的声音是出自他的口中。也不见他如何作势,右手中突然便多了一把长剑,只见他剑尖斜指,与地面成四十五度,人的速度不减反增,直直向着冷天锋刺去。冷天锋正背对着他和三人大战在一起,似乎没看到他的剑来了一般。就在剑离冷天锋背心还有一尺的距离之时,冷天锋一剑劈开右边一人的剑,一个闪身,左手就抓住他的左臂用力往后一掷,那人无力可借,而刚才偷袭冷天锋的剑去势太快,现在刚好刺到。不过刺到的却是被冷天锋掷来者人,而且是他的左胸。只听一声惨叫,便再没了生气。

  那人怒声道:“好阴险的冷天锋,看我今天如何取你性命。”说罢再次向冷天锋刺去。冷天锋冷笑道:“说到阴险,也比不过你张剑生背后偷袭。”这时,又追来了二十几人,人数已经压过冷天锋等人。由于刚才冷天锋这边人多,所以没有死的,只有几个受了伤,而张剑生一方却又死了四个。伤了六七人。现在人数上转眼间就调转过来,立刻被压得节节后退。冷天锋也被张剑生和三个黑衣人压得一步步后退,明显处于下风。

  张剑生对着刚来的人中一个高大,魁梧的黑衣汉子道:“曹成,你立刻带人向前追去,一定要捉到赵雅以及那个婴儿,主人有大用。”

  黑衣汉子翁声道:“属下听令。”带着刚来的二十人左右立刻向前冲去,冷天锋心里焦急,要是让他们追上去,那阿雅就危险了。但想要拦截却又无能为力,他看了后方一眼,似乎又有人来。现在势均力敌,如果再有插手进来。那他们又可能在一住香之内败亡。他大吼一声,剑由刺改为挑,人腾空而起,凝聚真气与剑尖,同时一个旋转,头上脚下,剑尖垂直下刺,剑随人转,向着飞上来拦截他的四人中间刺去。只见他周围都是剑影,似乎有无数把剑一同刺下一般,分不清哪些是幻影。但他身旁的四人,每个人都觉得他们身旁的剑影是真的,因为他们感觉到的剑影都带着磅礴的剑气。张剑生看到冷天锋下刺之时身边的无数剑影时,立即推后,口中迫切喊道:“快后退,是旋风斩。”他虽然看到过,早先退走,但其它三人却是迟了一步。就在他刚退出三丈远时,只听呲呲呲三声轻响,三人垂直下落,竟然是一剑封喉,张剑生惊怒交加。

  只听冷天锋道:“先撤退,有大队人马过来了。改造前栏目组将在其亲友的协助下,今晚”他跃空而起,在其它人的交锋中穿刺,眨眼间就又被他刺杀三人,让他一边的人向东冲去。张剑生大怒,紧追而去,但冷天锋不理会他,就是在交战的人群中穿梭,凭借他高深功力偷袭,往往是刺杀仇敌之后,让己方人立即向东冲去。张剑生见追冷天锋不上,而己方又有七八人死于冷天锋之手,气得怒吼连连。正在他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,冷天锋又主动迎了上来。由于现在良方人数基本持平,一时僵持不下,在冷天锋的命令下便向东撤去,张剑生紧追不舍。

  且说陈雅带着十二人快速向着东方逃去,专找密林前进,翻过一座山,来到山脚,见到一条清泉,便停下来饮水。见后方似乎没有人追来,便在密林中停下休息。他们已经跑了一整夜了,还没有休息过快没有力气了。陈雅对着这十二人道:“现在他们都以为少主在我身上,为了安全起见,我想将少主交给小红,你们去五个人保护她的安全,最重要的是少主不能有失。然后由我引开他们注意力。你们暂时向这个密林深处去躲壁一下,一天之后再向东行,应该会安全了。总之,一切小心,直到吗?”

  叫小红的是一个女孩,虽然她也和其它人一样穿着一身黑衣,但她玲珑的身材,却完美的体现出了女性的曲线特征。她虽然不像陈雅那么漂亮,但也很清秀可爱。她美目含泪道:“夫人,你也千万要当心。说不定小香儿还没有遇害,她那么小,很需要你。”

  陈雅听到小香儿也哽咽起来道:“我也相信她会没事的。你们快走,敌人可能很快就追上来了。”小红回头看了陈雅一眼,带着和她一样着装的五人想密林深处行去。陈雅也回头带着余下七人向东驰去。他们走后没多久,曹成带着二十一人也追到此处,几人也停下来喝水。正在他们也打算休息片刻时,最后饮水的一人突然道:“首领,这里似乎有他们的踪迹。”曹成立刻过去,只见在清泉旁边有一排不同的密集脚印,这里是他们刚才没有到过的地方。看脚印似乎没有多久,想了片刻,他道:“你们先仔细察看周围,看看他们有没有隐藏起来,免得我们追丢了人,后果你们知道。”其它人恭声允诺,便在周围仔细察看起来。

  不多时,一个人跑到曹成面前道:“报告首领,密林深处似乎有人走动的痕迹。铁算盘,”又来一人道:“首领,东面丛林有人走动的痕迹。”曹成略一皱眉,对先前一人道:“你先带我去看看。”来到清泉旁边旁边没多远,在一片矮花丛中,果然有刚践踏过的痕迹,一条若隐若现的脚印弯弯曲曲蔓延向丛林深处。

  曹成道:“如此明显,恐怕是故意转移我们的注意力。”又对另外一人道:“你带我去看看。”跟着那人穿过小溪,又发现明显的脚印,还是潮湿的,印迹还没有干,也明显可以看到,似乎是故意留下一样。曹成虽然长得魁梧,表面上看恐怕会让人觉得他只是有一身蛮力,但谁知他除了有一身高深的功夫以外,还有着不凡的智慧,机智,心思敏捷。因此,张剑生刚才才会放心让他先追来,可见对他的信任。他很清楚这是对方的计策,陈雅和婴儿一定在其中一条路。要判断在那条路,还真不容易。他想,如果我是陈雅,在后又如此多人不断追杀的时候,如果选择躲避,必定也只能躲过一时,等对方发现前面的不是目标时,必然立刻回头寻找,如此一来岂不是腹背受敌。这么蠢的事,以陈雅的聪明,自然不会如此做。只有奋力向东,赶到光羽城才能算安全。如此说来,她应该是向东行去了。沉吟了片刻,他道:“为以防万一,我们分为两组,就以这两条线索追下去。要是发现一名女子和一个婴儿,务必活捉,不可伤及性命,来十人跟我向东追去,其余十一人向密林深处寻找,出发。”于是便带头冲了出去。留下十一人也是急速向密林深处追去。

  这十一人速度极快,转眼就已经追出去上千米。由于是初秋,这片密林在远离人类的地方,基本上很少有人会来到这里。密林深处的地面都堆积了一层半尺厚的枯叶,脚轻轻踩在上面都会陷到脚踝处。十一个黑衣人追到这里,便顺着这些明显的脚印全力追赶。如此又追了半里路,已经出了密林,发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峡口,两边都是高达几十丈的大石头,这些大石头似乎很古老,上面都一层厚厚的青苔,现在也开始泛着轻微的黄色,两边的大石头分别和一座山连在一起,中间的峡口很笔直,宽有五六丈。如果不是太宽,几人都会错觉这是被人一剑劈开的。由于追到这里,周围都是大山,前面就只有这么一个峡口,地上又都是碎石,已经再看不出脚印。而周围的大山又是如此笔直,且高二三十丈,似乎已经顶到天了。此时正值中午,太阳最火热的时候,但几人却看到山顶似乎有白雾缭绕,始终都不散去。几个黑衣人看看峡口,神龙心水论谈126999。有互相扫视一眼,又快速向峡口冲进去。

  冲进去两千多米,他们发现里面是一块巨大的平地,似乎是长方形,但又不太像,总体来说面前算是能分出长宽的平地,在他们眼睛对面的山壁上有四条明显较深的直痕,深有一两尺,在他们右边,他们发现了目标。是六个黑衣人,但其中一人明显是女子,而且左手还抱着一个正大声哭泣的婴儿。刚才他们正在大量对面的石壁,正是因为这时候孩子突然哭起来,才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。他们这时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死谷,一眼望得到边,无处可以隐藏。他们的目标此时正在紧张的看着他们,那个女子铿锵一声拔除一把六尺的细剑,警惕的看着他们。其中一名黑衣人开口道:“除了那名女子和婴儿,其他不留活口。”众人点头,便一起冲了过去。六人对十一人,小红道:“不要和他们死拼,我们一起冲出去。”说完带头冲了出去。

  但是,双方差距太大,被对方死死缠住,没有人能冲出去。不到一刻钟,就只剩下小红衣人被十一人困在中央。她也看出了对方没有杀她,否则可能先死的还是她。其实她心里清楚是这个婴儿,她的少主救了她。但是她心里知道,绝对不能让少主落入对方手中,否则后果不看设想。由于知道对方有所顾及,她不再护身,全力开杀。十一个黑衣人没想到她会玩这招,猝不及防之下,被杀死一人。其余十人大怒,疑人怒声道:“臭婆娘,死贱人。兄弟们,虽然不能杀死她,就先让她受点皮肉之苦,看她能贱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虽然黑衣人没有下杀手,但是半个时辰之后,小红又是一只手对敌,处处受挫,娇躯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了,两只臂膀上都各有三道剑痕,虽然不是很深,但鲜血正汩汩而流。突然小红一不留神,被其中一人一脚揣在肚子上,踢出两丈远才落在地上。小红艰难的爬起来,身上的黑衣已经已经全部被鲜血染成了红衣,应该是血衣,触目惊心。小红心想,没想到付出了那么多人的性命,到头来结果还是不能改变,为什么?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牺牲了,就让我当个罪人吧,亲自了结少主,再自我了断,只是可惜了可怜的小香儿,夫人又该有多伤心啊。

  正在这时,她感觉天空突然一暗,仅接着她便看到三把剑分别刺向她的双腿和左手腕。她心道,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。她不再闪避,而是右手的剑向正在哭啼的婴儿刺去,就在剑快要刺刀时,还有一尺的距离时,一只脚踢在她又手腕处,她的剑被踢飞了,仅接着她又被一脚踢在小腹,这一脚踢得很重,她感觉到剧痛无比,隐约见她似乎听到一声鸟鸣,和几声惊叫。然后,她刚觉到自己落在地上,头似乎碰到了什么,之后便再没有知觉。

  十个黑衣人此时没有再管小红和那个正在哭泣的婴儿,他们在感觉天空突然一暗的时候,有几人都抬头看,然后就听到几声啊的惊叫,三个攻击小红的黑衣人,最后当小红飞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天空似乎暗了下来,他们的同伴再没有声音,回头看他们的同伴时,发现他们都呆呆看着天空,三人抬头看时也立刻和他们的同伴一样了。这时,除了小婴儿还在小红的左臂弯中放声哭泣之外,再没有别的声音。如果小红现在醒着的话,她一定会发现她刚才听到的鸟鸣不是错觉。

  空中是一只纯白色的大鸟,它的头有一个酒坛那么大,两只鸟眼是蓝色的,两只巨大的翅膀此时正平展开来足有六七丈长。它正在闪烁着它的一双蓝色小眼睛,看着黑衣人。突然它的眼睛转到小红身上,停留了一下又注视着那个还在哭泣的婴儿。看了一会,它又转到十个黑衣人身上扫视了一眼,突然,它两只翅膀轻轻动了一下,十个黑衣人只觉得地上飞沙走石,然后就见白色大鸟就像一片树叶一样自然的落在小红身旁,正在哭泣的婴儿看到白色大鸟后便不再哭泣了。白色大鸟发出一声清脆的鸟鸣,似乎充满了喜悦,然后两只鸟爪抓住全身在襁褓中,且被鲜血染红的衣服的婴儿,拍动翅膀飞上了天,转眼就只见到一个黑点。十个黑衣人这才惊醒过来,其中一人道:“刚才是在做梦吗?”

  另外一人道:“我到希望是在做梦,现在婴儿被白色大鸟抓走了,我们怎么向首领交待,最重要的是主人那里。”

  又一个声音道:“我看到未必,如果真是吃人鸟的话,那个贱人为什么没有被吃掉?”

  刚才那人道:“白痴,你自己慢慢想吧,现在你最好还是想想如何保住性命再想其他吧。”

  另外一人道:“快看看这个贱人死了没有,如果没死,我们就将实情如实禀告首领,首领应该不会为难我们,毕竟我们已经跟了首领这么多年了。”

  又有一人急声道:“那我们怎么办,天下这么大我们上那里去找那只白色大鸟,况且是什么鸟我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”

  其余的人都闷不作声,这时过去查看小红的人道:“他还没死,只是昏过去了。”

  似乎是这群人的头的一名冷峻的黑衣人道:“千万不能让她死了,我们就将她抓回去,如实禀告首领,请他定夺吧。”其余几人默不作声,看来是暗自同意了。这名黑衣人道:“带上她,立刻去和首领会合。”说罢率先向谷外行去,一行人此刻心里都在感叹那只白色大鸟,真是太神奇了。同时也有些庆幸自己的好运,那可不是人能抗衡的实力啊。